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南开国际观察

2016年全球主要地区灾害回顾

发布时间:2017-05-12 10:35:07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郭静

瑞再研究院最新一期sigma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自然灾害和人为灾难造成的经济损失总额高达1750亿美元,几乎是2015年的940亿美元两倍;保险损失为540亿美元,高于上一年的380亿美元。2016年,无论是经济还是保险损失均达到2012年以来的最高值,并逆转了过去四年的下降趋势。这是由于2016年全球各个地区都发生大量的严重灾害事件:日本的大地震;美国和加勒比海地区的飓风“马修”;中国、欧洲和美国的灾难性夏季洪水;美国发生的多次恶劣性天气;加拿大森林大火以及东南亚和非洲各地的干旱。

瑞士再保险首席经济学家高旷楷(KurtKarl)博士表示:“2016年的经济损失和保险损失均接近10年平均水平,保险损失约占总损失的30% 左右,一些地区因保险深度较高而损失较小。例如,2016年4月份袭击德克萨斯的雹灾,造成35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其中30亿美元有保险,因此约86%的损失有所保障。但所有灾害事件造成的经济损失总额中保险不足以应对的部分(即保障缺口)高达1210亿美元,保险保障并不普遍。例如,在日本九州岛,4月份地震造成的经济损失只有20%投保。在厄瓜多尔,4月份同一天发生的地震估计造成4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而保险损失仅有5亿美元。2016年,洪水,地震和恶劣气候是三大最主要的灾害因素,所导致的经济损失占总损失的70%。虽然72%的损失发生在美国之外,但美国的保险损失却占了56%,这也说明了多地巨灾保险存在缺口。

一、美国

2016年,美国的自然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和保险损失分别为580亿美元和300亿美元,是自2012年以来美国首次遭受多重灾难,经济损失超过100亿美元,也是2012年以来损失最严重的国家。平均来说,经济损失与2000至2015年平均水平持平,但保险损失下降了5%,这主要是由于2005年和2012年的损失异常数据所致。当基于中位数分析时,美国2016年的经济损失实际上上升了62%,保险损失上升了39%。2016年,美国最受广泛关注的事件是飓风“马修”,继佛罗里达州飓风“赫敏”之后,“马修”是第二次在美国登陆的飓风,并带来风暴潮,洪水和大风,导致的经济总损失估计高达100亿美元,保险公司预计损失接近或超过40亿美元。另一场灾难性事件是8月份发生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历史性强降雨,此次降雨导致至少有18.8万座房屋和建筑物受损,经济总损失估计在100到150亿美元之间。由于国家洪水保险计划(NFIP)在该地区覆盖率较低,大部分损失都没有投保,保险损失总额预计30亿美元。其他重大灾害事件还包括席卷德克萨斯州全年的一系列雹灾,特别需要提出的是发生在达拉斯和圣安东尼奥地区的雹灾,使保险公司损失至少为30亿美元。11月份,田纳西州发生了除加利福尼亚州之外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森林大火,超过2460建筑物受损,仅保险损失就接近6.50亿美元。


表1 2016年美国前五大重大灾害事件

怡安奔福(Aon Benfield)巨灾风险管理全球负责人丹迪克(Dan Dick)认为,针对洪水灾害,实时洪水响应机制至关重要。2016年8月的路易斯安那州洪水突显了再保险公司和保险公司需要实时了解灾害影响的必要性。在灾害事件危害达到顶峰的几天之内,怡安奔福旗下的专业巨灾模型研发机构(Impact Forecasting)提供了洪水蔓延范围图作为应对该事件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基于卫星图像,水文和流体力学模型以及GIS专业知识,分析了洪水影响区域的广度和峰值流量位置,并在元素(ELEMENTS)平台及时发布。这使得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可以根据风险暴露的类型和价值以及不同地区洪水淹没的深度,对损失进行预估计。

在美国,许多保险公司基于怡安奔福为其客户提供的风险可视化工具(Impact On Demand)对风险进行分析。由于风险地图不断精炼成更多复杂的形状,该工具使保险公司可以在洪水蔓延范围图上叠加他们的风险敞口,并可以精准评估他们的保险财产是否处在受影响的地区。风险地图的客户反馈是非常积极的:他们能够确定受影响的投保人,量化风险敞口保险价值,提供风险发生频数和累积报告给他们的理赔团队,快速可视化他们所承保的广大区域受洪水影响的情况。这些精准、复杂的风险地图的绘制需要专业技术知识,怡安奔福旗下的专业巨灾模型研发机构(Impact Forecasting)对其不断进行更新和补充,并通过预警平台(Cat Alerts)定期发布。这些更新内容不但提供了历史灾害信息,而且能够实时观察到目前灾害损失情况,确保了保险人和再保险人能够实时了解灾害损失的情况。

二、美洲(除美国外)

2016年,美洲(除美国外)自然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和保险损失均是2015年损失值的两倍多。就经济损失而言,2016年该地区的自然灾害导致的经济损失值超过170亿美元,是2005年、2010年以及2013年每年损失值的3倍,高于2000-2015年均值的21%,如果基于中位数进行计算,则高达105%;就保险损失而言,损失60亿美元,高于均值的160%,如果基于中位数进行计算,则高达274%。


表2 2016年美洲(除美国外)前五大重大灾害事件

2016年,该地区最重大的灾害事件也是飓风“马修”,该飓风分别在海地和古巴登陆,并给巴哈马、古巴、海地和多米尼加共和国部分地区带来了灾难性损失,导致至少600人死亡,非官方统计总数高达1600人,而且估计有20万座房屋遭到毁坏。特别是加勒比海的经济损失超过了50亿美元,部分地区整个城镇几乎被席卷。

2016年5月期间,加拿大艾伯塔省北部的麦克默里堡发生大火,数以千计的居民紧急疏散,超过59万公顷的林地,2400座房屋和其他建筑物受损,保险损失28亿美元,是加拿大历史上最惨重的自然灾害事件。此外,最重大的自然灾害事件是发生在4月16日厄瓜多尔的7.8级地震,该地震导致至少有673人遇难,超过17638人受伤。沿海省份马纳维省受灾最严重,超过7000座房屋受损,经济损失和恢复重建工作估计34亿美元,不过保险损失仅仅占总损失的16%。

三、欧洲、中东和非洲

2016年,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由自然灾害造成的经济总损失190亿美元,连续第二次继续小幅上涨但仍低于2000至2015年均值的22%,平均水平低于同期中位数的23%;保险损失60亿美元,比16年间的平均值下降了19%,但如果基于中位数计算,2016年保险损失仅下降了2%。

从经济损失和保险损失的角度来看,2016年,该区域最重大的灾害事件是春末发生在欧洲西部和中部的洪水。欧洲最引人瞩目的大灾难还包括意大利中部的一系列地震:8月24日,意大利中部拉齐奥大区列蒂省发生6.0 级地震,造成近300人死亡人;同年10月30日,意大利发生了自1980年以来最强地震,震级6.6,造成至少60亿美元经济损失,但是由于保险市场渗透率较低,保险损失相对来说较少。2016年,虽然欧洲大陆没有发生任何历史上重大的风暴,但六个值得关注的风暴袭击了欧洲,其中玛丽塔(Marita),鲁齐卡(Ruzica)和珍妮(Jeanne)风暴最具破坏性,总保险损失归因于这一风险事件超过8亿美元。


表3 2016年欧洲、中东和非洲前五大重大灾害事件

2016年上半年,受厄尔尼诺影响,非洲大陆南部遭受了普遍的干旱。津巴布韦由于长期受困于经济危机和持续干旱,情况尤其严峻,数以百万计的人濒临挨饿,政府估计损失16亿美元。此外,赞比亚、马拉维和南非干旱也使数以万计的人受到影响。2016年3月,异常的强雷暴影响了阿拉伯、阿联酋和阿曼三国,并带来了广泛的破坏。

怡安奔福巨灾模型研究机构研究者马丁.卡德莱茨(Martin Kadlec)博士针对欧洲频繁发生的洪水灾害,提出了泛欧洪水模型,来应对国家间面临的共同风险。2016年,法国、德国、比利时和奥地利等欧洲多国遭到了洪水的袭击,构建巨灾模型来量化和管理洪水对财产和生活影响是十分必要的。通过这些重大洪水灾害事件提取损失和风险暴露数据是准确地构建巨灾模型的核心,然而面临的一个挑战是:巨灾的发生是无国界的,当几个国家同时遭受洪水袭击时,怎样构建国际组合模型。

该研究机构正在聚焦欧洲洪水灾害的损失数据集,以便为保险公司及再保险公司提供前瞻性的风险暴露数据。该团队使用最新的科学和学术研究,正在组合两种关键方法——全球循环模型和基于观测流量降水资料,来了解降雨、径流和淹没之间的水文联系,这种做法会在泛欧水平上准确评估洪水风险。该机构还与研究合作伙伴科隆大学(University of Cologne)和东英吉利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共同开发下一代洪水模型,这将有助于量化欧洲所有类型的洪水灾害,在两年内,将这种方法应用到其他灾害领域。

四、亚太地区(亚洲与大洋洲)

2016年,亚太地区自然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和保险损失均高于亚太地区2000-2015年正常值,是2011年以来最高值,由自然灾害导致的经济损失全球最高。2016年,经济损失1160亿美元,比2000至2015年平均水平高出50%;保险损失120亿美元,高出27%。当基于2000年以来的中位数水平分析时,经济损失高出181%,保险损失高出254%。

亚太地区最严重的单一损失事件是4月14日和4月16日发生在日本熊本县的一系列地震,九州岛地区超过18.66万多个的住宅,商业和公共设施受损。其他地区也发生了地震损失:2月份台湾高雄发生地震,导致120人死亡,经济损失7.5亿美元;11月份新西兰凯库拉发生地震,造成经济损失35亿美元,保险赔付估计达到60%;2016年,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中国南方11个省份在梅雨时节遭受了灾难性洪灾,最因人注目的是夏季长江流域大部分地区的洪水泛滥:造成至少475人死亡,50万座房屋受损,经济损失达到280亿美元,但保险覆盖率不足3%。其他重大洪水灾害事件也出现在中国东北部,澳大利亚东南部以及整个印度夏季季风时节。干旱也给部分地区带来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如中国,印度和泰国。此外,台风给斐济、斯里兰卡、中国以及韩国等地区带来至少10亿美元损失。


表4 2016年亚太地区前五大重大灾害事件

过去36年,虽然灾难造成了5000万亿美元的损失,但只有1.2万亿美元获得保险赔付,即保险覆盖率仅为25%。这也意味着保险行业在完善巨灾保护机制,扩大其业务覆盖率时面临着重大机遇。由于人口增长迅速,城市化进程加快以及高值风险集聚,亚太地区的新兴经济体易受到灾害影响,但保险赔付率始终较低。以长江流域洪水为例,洪水造成的2800万美元经济损失,保险赔付不到3%。为了弥补巨灾保险机制不足,2016年4月,联合国、世界银行和保险行业联合成立了保险发展论坛(IDF),协助保险行业量化政府的灾害风险,构建灾害保护机制。怡安奔福国际业务分析负责人乔治·阿斯特(George Attard)基于亚太地区巨灾保险赔付率较低的情形指出:2017年,希望构建更好的风险模型来帮助人们更好的了解和量化风险,并提供有效的灾害风险融资解决方案。

长期以来,我国灾害管理、损失救助和重建资金筹集,多是采用“以政府为主体、以财政为支撑”的“举国体制”,面向未来,“举国”不再仅是举政府和财政之力,要通过体制和机制创新,举市场之力,举全民之力,才能实现全社会共同参与、共同管理、共同分散的巨灾风险管理“新举国体制”。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巨灾保险制度建设工作。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完善保险经济补偿机制,建立巨灾保险制度”,《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国发〔2014〕29号)提出“建立巨灾保险制度”。

为贯彻落实有关文件精神,2016年5月16日,第8个全国防灾减灾日,由保监会、财政部联合印发的《建立城乡居民住宅地震巨灾保险制度实施方案》,标志着我国巨灾保险制度建设迈出关键一步,以地震为突破口的巨灾保险制度即将开展实践探索。2016年巨灾保险建设迈出新步伐。从2016年7月1日地震巨灾保险产品正式在全国开始销售到2016年12月31日的半年时间里,中国城乡居民住宅地震巨灾保险(以下简称“住宅地震保险”)保单数量从“0”滚动到逾18万笔,保额亦累计达到180亿元。住宅地震保险的运行已逐渐步入正轨。此外,广东10个地市开展巨灾指数保险探索,黑龙江开展农业财政巨灾指数保险试点,巨灾保险实践探索不断推进。

2017年1月12日召开的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提出,推进《地震巨灾保险条例》立法,是2017年完善监管法规中的一项重要任务。1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推进防灾减灾救灾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到“坚持政府推动、市场运作原则,强化保险等市场机制在风险防范、损失补偿、恢复重建等方面的积极作用,不断扩大保险覆盖面,完善应对灾害的金融支持体系”,要求“加快巨灾保险制度建设,逐步形成财政支持下的多层次巨灾风险分散机制。统筹考虑现实需要和长远规划,建立健全城乡居民住宅地震巨灾保险制度。鼓励各地结合灾害风险特点,探索巨灾风险有效保障模式”。

建立巨灾保险制度是一篇大文章。目前,各国并没有整齐划一的标准模式。我国自然灾害种类繁多,地区间差异较大,巨灾保险模式不可能实行“一刀切”。我国建立巨灾保险制度,应结合自身国情和各地巨灾风险特点,坚持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的基本原则,做好顶层设计,在充分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稳步推广,充分发挥保险在促进防灾减灾、有效分散灾害风险、有力提供灾后损失补偿等方面的功能和作用,为经济社会发展筑牢坚固防线。

资料来源:2016年怡安奔福全球气候灾害报告

(作者单位:南开大学国际保险研究所)